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原形感人

热点新闻 / 来源: 发布日期:2021-06-11 02:15:33 热度:15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123456@qq.com
本页标题: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原形感人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lf8688.com/20893-1.html

清光绪年间,庐阳人禾长青到青州府担任知府。禾长青是少年神童,一起考取秀才、举人、贡士、进士,被皇命选入翰林院编修。三十岁出头就放了青州知府,禾长青可谓是青年英才,国之良臣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一天上午,一个衣衫褴褛的托钵人来到知府大堂,禀告说城郊发生了一桩古怪命案。禾长青闻言,立刻带着三班衙役赶往现场。按照《大清法规·刑律》的规定,如有命案发生,主事官员不去现场勘验的,要承担四十大板的责罚。

在青州城外的一片坟地里,早已经围满了一群看热闹的人。禾长青走上前一看,发现现场并无尸体,只有一个被挖开的大坟坑。坟坑之中有一具棺椁,棺内有一具枯骨,枯骨歪在一边,两只枯手牢牢地抠住棺沿。禾长青见了枯骨的姿势,一眼就看出此人当时被放入棺中并未死亡,他坐在棺材中双手死死地抠着棺材缝,他至死都没有成功打开棺材盖子,末了被活活闷死在棺材之中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禾长青让仵作查验尸体,仵作将尸体从棺材中警惕取出,把枯骨放在一条白布之上。仵作放下一块骷髅头后,发现双手酿成了黄颜色。仵作心中惊讶不已,再拿起白布擦拭骷髅头,发现白布染上了厚厚一层黄颜色。仵作又取来其他部位的骨头擦拭,结果发现也是一样的环境。禾长青见骷髅变色,心中惊讶不已。

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个白面书生,此人自称林秀山,命案是他让托钵人去报的。林秀山对禾知府拱手作揖,随后说出了当时报案的情由:林秀山说,他连续科考三年均未上榜,心中甚是难过,于是便相信命理星宿,跑去找算命先生算卦。算命先生说他父亲的坟地有题目,让他回家把父亲的骸骨重新找个地方安葬。

林秀山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,他回家与义父探究迁坟事宜,谁知义父却果断反对。林秀山的父母从前亡故,他自幼被林启昌收养。林启昌对林秀山一直严厉管教,稍有不听话就棍棒加身,罚不准吃饭,不准睡觉。林秀山长大成人后,林启昌才放松了对他的管教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半年前,义父林启昌病重,林秀山又想起了算命先生的话,决定对亲生父亲迁坟。此时林启昌已经卧病在床不起,林秀山便大胆地找人挖开了父亲的坟墓,本想着偷偷把父亲的骸骨迁葬到新的地方去,谁知道打开棺材后就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。林秀山说罢,当即恳求禾知府:“老爷您也看明白了,我父亲肯定是被人谋害了!求大人为我父亲伸冤昭雪。”

禾知府忙抚慰了林秀山几句,又让他带着自己去府上拜会一下林启昌。大约半个时辰,禾知府和林秀山来到了林府,林府坐落在城南近郊,整个林家庄园气魄弘大、房屋精致,收支其间的仆人也是衣着鲜艳,由此可见林家是很富有的人家。

进入林家庄园后,林秀山去后院吩咐下人准备酒宴,管家林忠陪着禾知府去看望林启昌。在主屋的一个房间内,一个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的老头睡在卧榻之上。这个瘦弱的老头就是林秀山的义父林启昌。禾知府双手抱拳,禀告了自己的姓名和职务。林启昌见到禾知府,立刻双眼放光,赶紧从卧榻之上挣扎起来。他对禾知府说道:“大人祖籍在何处?”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禾知府没想到林启昌开口就如许问,按照礼制如许问父母官的籍贯出身是不符合规定的。禾知府并没有回答,林启昌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于是赶紧赔罪致歉。禾知府问林启昌为何要问自己的籍贯,林启昌说禾知府很像自己的一个故人。禾知府立刻说那个故人是不是姓种?林 启昌一听,冲动得连连说“大人是如何知道的?”禾知府也不回避,当场就说出了自己的出身。

禾知府说,他自小与母亲一起生存,就连名字禾长青也是母亲起的。他从未见过父亲,母亲也从来不提父亲的事情。他自幼发奋苦读,加之资质聪颖,被人们誉为“神童”。考上进士、入了翰林之后,原本着想好好侍奉母亲,让她享点清福。可谁曾想到,就在他入了翰林院之后,母亲就得了一场大病。到处寻医无果,母亲岌岌可危。在临终之前,母亲拿出一支金簪交给他,而且谨慎地告诉他:“你原本姓种,家住青州府,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……那年……”母亲还未说完,就撒手人寰了。

母亲病逝前留下半截话,禾长青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出身与青州府离开不了干系,于是在入了翰林三年后,他的守孝期也正好期满竣事,当时朝廷要选派官员到青州府锻炼,禾长青便主动请缨,来到青州当了知府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禾知府说出了自己的出身,在一旁细听的林启昌却听得浑身发抖、表情惨白,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好像大病要复发一样。林启昌立刻打断了禾长青的话,问他说的这番话可有凭据?禾长青从怀中拿出那支金簪递给林启昌看,林启昌看了金簪之后,竟口中大呼一声,随后便直挺挺地倒在床上不能动弹了。

管家吓得急遽跑出去请郎中,郎中来后举行了一番告急救治,保住了林启昌的命。但他告诉众人,林启昌突然中风,已经不能言语,且身体已经瘫痪,只怕以后不能再说一句话了。郎中让林家人好好照顾林启昌,看能不能出现奇迹。

禾知府见林启昌云云冲动,已经遐想到自己的出身与他有些牵连。他来青州当知府,初志就是观察自己的出身,看来林启昌是个知恋人,可惜的是他如今已经中风不能言语了。禾知府看着进进出出忙成一团的林家人,也不好再继承打扰,于是带着衙役离开了林家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禾知府回到县衙后,把林启昌一事放在一边,开始着手观察林秀山父亲遗骨一案来。禾知府辗转找到了当年给林秀山之父验尸的仵作,这个仵作已经回乡多年,如今接到府里传票又返返来配合观察。

这个老仵作说:“当年验尸时,报案者称死者患了黄疸病,由于这种病有感染性,因此众人都不敢靠近仔细观察。从远处看,死者全身发黄,符合黄疸症病发的样子,于是当场就下了死亡文书。”

禾知府拿出那天验尸用的白布,白布之上沾染的黄颜色还很清楚,禾知府问当初林秀山之父尸体的颜色,是否与这块布上的颜色一致?老仵作接过白布仔细看了看,又用鼻子轻轻嗅了一番,连连说“正是这种颜色!准没错。”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禾知府又请来一个老郎中,问他得了黄疸病症的人皮肤会变黄,病人的骨头是否也会变黄呢?老郎中告诉禾知府,得了黄疸症的人,身体肯定会变黄,但是骨头是不可能变色的。禾知府将那块验尸布递给老郎中看,请问他白布上的黄颜色是怎么回事。老郎中仔细看了一遍,告诉禾知府:“这是一种颜料,并非来自病人身上的病症!”

禾知府听罢,让衙役找来城中的卖颜料的老板,把验尸布给他看。颜料店的老板仔细查看了验尸布后,让伙计去店里一趟。伙计很快就取来了一块墨绿色的石头,伙计把墨绿色的石头敲下一小块,又借用衙门的研磨将其磨成一堆粉末,把这些粉末倒入一个碗里,放上半碗水后,碗里的水刹时酿成了鲜黄色。店老板端起碗走到禾知府面前,伸手从碗里蘸出一点水画在验尸布上,两相对比之结果然是千篇一律的颜色。

这一下,禾知府名顿开了,这是一种特殊的颜料。当年林秀山之父死后,被人用这种颜料涂满了全身,林秀山之父死后,由于这种颜料具有很强的稳固性,故而尸体腐烂后颜料浸入了骨头之中,因此才会出现骷髅变色的环境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禾知府打发走了老仵作、郎中和颜料店老板后,开始思索起这桩案子来。他在心里暗暗推测:林秀山之父当年可能是被人迷昏了,然后全身涂满黄颜料丢入棺材里生坑,林秀山之父醒来后,冒死抠棺材盖子。怎样棺材盖子太重,上面又盖着泥巴,终极他被活活闷死在棺材里。林秀山之父死后,颜料浸入骨头之中,形成了黄骨骷髅。杀死林秀山之父的人是谁呢?岂非是林启昌?他与林秀山之母有染,同谋杀死了林秀山之父。

禾知府在心中细细盘算,末了又觉得如许推测虽有原理,但也有很大毛病,而且如今林秀山之母已死多年,林启昌又中风不能言语,几乎成了死无对证的事情,如何能证明他们之间有私情,同谋杀死了林秀山之父呢?禾知府思索半日,末了只得作罢。

禾知府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出身来,于是询问捕头和师爷,青州城中是否有人姓种?捕头和师爷都连连摇头,他们说他二人在城中生存多年,从未听说过有这个奇怪的姓。禾知府又不甘心,来到管理户口的库房查看,管理库房账簿的小吏查遍了全部账册,就是没有找到姓种的人家。禾知府心中迷惑,他来到青州当知府就是为了破解出身之谜。如今查了半天没有结果,他开始怀疑母亲当初是否记错了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当天晚上,就在禾知府冥思苦想案情之时,林府的管家林忠跑来报告,他说林启昌突然醒来了,吵嚷着要求见禾知府,请禾知府前去见一面。禾知府听罢,心中擦过一丝高兴,林启昌醒了,他心中的疑问有人解答了,禾知府立刻带着衙役前去林府。

众人抵达林府门口,还未进门就见林秀山站在梯子上拆自家的门匾,禾知府见状忙问林秀山为何要拆掉门匾。林秀山说林启昌活不久了,这个家以后就归他管了,所以要换上自己的姓。禾知府问林秀山原本姓什么,林秀山说他姓种。禾知府闻言惊讶不已,他苦苦寻找的种姓人家,原来就是林秀山。

林秀山说,他的父亲是闻名的富商,后来获罪被杀,他也从此被林启昌收养,改名换姓叫林秀山。如今林启昌已经是将死之人,他即将担当家业,所以改回自己的姓并不太过。禾知府听罢,没有说一句话,跟着管家林忠去内室见了林启昌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在林启昌的房中,林启昌交给了禾知府一个包裹,里面竟然是林家的房产和方单。在房产和方单之下,还有一封休子文书,上面盖着青州府的印章。禾知府立刻问林启昌为何要把这些东西给自己?林启昌却在此时昏睡过去了,禾知府只好问林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林忠告诉禾知府,听林启昌老爷曾经提起过,当年他跟随一名很有钱的富商。这名富商姓种,富商不是一般人,他亦官亦商与朝中一些大臣来往甚密,做的是官商买卖。傍着朝中富商的便利,他赚了不少钱,同时也为朝廷在解决兵饷、灾饷等方面做了一些贡献。后来朝中大官获罪,连带富商被株连。后来富商古怪暴毙,林启昌老爷就一个人撑起这个家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禾知府又问林忠,林启昌是否有家室?林忠说林启昌老爷的夫人与富商的夫人同时生下了一个儿子。两个孩子满月时,富商暴毙身亡。当时老爷安葬了富商,后来山洪突然发作冲垮了坟墓,林启昌老爷带人连夜清算,当他把坟墓清算出来时,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。从那个时候起,林启昌老爷的夫人和儿子就失落了。

据林启昌自己说,当时山洪发作冲走了他的老婆和儿子,他在一夜之间痛失了最亲的人。不久之后,种姓富商的老婆也抑郁而亡,留下了一个孩子。这个孩子就是林秀山,林启昌老爷将他抚养长大,并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。林秀山性格暴虐,所以林启昌老爷一向对他很严酷。林启昌老爷后来没有再授室,家中虽然富有,却只有他和林秀山相依为命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一个时辰后,郎中给林启昌服下一剂药之后,林启昌再次醒来。林启昌让管家林忠回避,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说出了一段尘封多年的往事来:

原来,当年他一直跟在种姓富商身边,二人虽是主仆却胜似兄弟。种姓富商全名叫种尚义,他是一个身份玄妙的人,他亦官亦商,在朝廷与很多官员有关系。后来因为朝中官员获罪他被牵连,据说是有人诬陷他们谋反。谋反是诛九族的大罪,在朝廷下达旨意之前,他与种尚义探究:把种尚义全身涂满颜料,对外宣布他患黄疸症而死。

林启昌弄来颜料,把种尚义身上涂成了黄颜色,并将他装入棺材之中。钦差来到青州查验时,由于惧怕黄疸症的感染,故而站在远处让仵作看了一眼就宣布种尚义身亡。钦差虽然认为种尚义已死,但仍旧不肯善罢甘休,逼着林启昌把种尚义埋入地里。林启昌无法,只好照办。钦差们看着种尚义的棺材被埋入地里后,这才放心地回去复命了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钦差走后,林启昌原本想赶快把种尚义挖出来,否则他将被闷死在里面。他雇人连夜发掘,半夜里却突然下起了大暴雨,山洪冲垮了半座小山,巨量的石头和泥巴从山上冲下来盖住了种尚义的坟墓。这一下彻底完了,半座山的泥土石头都砸了下来,林启昌虽然动用了上百人前来发掘,也挖了一个多月才把这些泥土和石头挖开,种尚义就如许被闷死在了棺材里。

在此之前,当时为了能保住种家的血脉,林启昌把自己的儿子与种尚义的儿子对调,并让自己的老婆带着种尚义的儿子到城外的一座破庙等他。林启昌告诉老婆,三天之内他一定会回破庙来他们相聚。假如三天之内他不返来,那种家就遭受溺死之灾了,到时候老婆就带着孩子赶紧跑,走得越远越好,再也不要返来青州了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结果那三天时间里,山洪发作把山石冲下山来,盖住了种尚义的坟墓。林启昌急着救种尚义,连夜带着人挖坟,忘记了与老婆在破庙里相约的事情。老婆在破庙等了他五天,也没有见到他前来相会。老婆认为种家已经被灭,于是哭泣着抱着种尚义的儿子远走高飞。10天之后,林启昌想起了约定之事,他赶紧跑回破庙去找老婆,结果老婆已经没有了踪影。

种尚义被闷死在棺材之中,儿子也着落不明,种夫人不久抑郁而亡。种夫人死后,林启昌抚养着自己的儿子,由于他已经对外宣称自己的老婆和儿子死在了山洪之中,于是便将亲儿子认为义子,给他起名叫林秀山。林启昌不敢告诉儿子真相,因为他已经犯下了欺君之罪,说出来的话百口老小不免一死。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后来的事情就很清楚了,林启昌的老婆带着种尚义的儿子离开青州,辗转来到庐阳生存。她在庐阳生存了三十年,给种尚义的这个儿子起名叫禾长青,并供他读书考上了进士、入了翰林。后来在她临死前告诉了禾长青真相,拔下了那根金簪给他作为信物。那根金簪他戴了一辈子,那是她与林启昌结婚时给她买的。

这就是为什么当林启昌第一次见到禾长青时,急着问他籍贯的缘故起因。这就是为什么当林启昌见到金簪会冲动得中风的缘故起因地点。而林启昌之所以要休掉儿子,把家产都给禾长青,在于他发家致富的本钱是种尚义留下的,而且林秀山也不是一个孝敬的儿子,早晚会败光了这些家产。

禾长青听罢,原来自己苦苦寻觅的亲人就在眼前,林启昌夫妇为了救自己,捐躯了他们一家的幸福。林启昌与老婆一辈子未能再见一次,两个人都守着孤独终老。禾长青跪下给林启昌磕了一个响头,感谢他这一辈子的付出。坟墓中的那具变色枯骨,原来就是他的亲生父亲种尚义。禾长青对林启昌说,林秀山虽然不孝,且行事乖张,但他一定会像亲兄弟一样对待他的,让他做一个有用之人。林启昌听罢,徐徐闭上了眼睛,彻底告别了这个天下……

清代一桩奇案,坟中挖出黄骨,引出尘封旧案,知府破案,真相感人

这是一桩古怪的案子,看起来像是一个故事。着实是一桩影射现实的案子,这桩案子的真实例子在清代是有的,囿于当时的社会环境,文人们记载此案时不得不做了修饰。不外从总体上来说,案子反映了晚清官场的尔虞我诈、忠良被害的现实,也反映了主仆情深,有情有义的人间情缘。从这点上来说,这是一桩值得人们一读的案子。

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